跳到主要內容

鐵漢熊爸爸 手縫溫柔 從懲教鐵窗 投入柔軟世界長青網文章

檢視個人資料
Submitted by E123 Administrator on 2014年04月16日 11:39

梁德順擔任懲教署工藝導師33年,天天進出風雲監獄帶領來自五湖四海的囚犯縫製警察、入境處等紀律部隊人員制服,工作刻板重複,毫無個性可言。去年退休,他繼續「穿針引線」,縫製的不再是冰冷制服,而是在他眼中充滿個性的可愛泰迪熊(Teddy bear ),56歲的梁德順變身「熊爸爸」,在工作室裏埋頭縫製心中的完美小熊,從早到晚與戇直小熊共對,體驗由心而發的奇妙變化。
相對從前每天進出監獄,梁德順退休後生活從容多了。與熊仔為伴,毋須再板起臉做人,可盡情做回自己。(陳淑安攝)

左至右為穿上囚犯制服、懲教制服的泰迪熊與當差的「俊警熊」。梁德順製作的熊仔比一般熊仔「堅強」,他們腰板挺直,手腳有力,穿起制服站起來特別神武。(陳淑安攝)

受電影《激戰》主角張家輝啟發所創造的一對拳手熊(左及右圖),一個打、一個捱打的湊成一對。(陳淑安攝)

小熊的形態百變生動,這個傻頭傻腦的小熊確討人喜愛。(陳淑安攝)

梁德順為太太縫製的「紫色夢情人」獲香港熊會全港泰迪熊比賽優異獎,並曾於商場展出。(陳淑安攝)
過往33年懲教生涯,梁德順守過4所男子監獄及懲教所,包括全港最多囚犯、高度設防的赤柱監獄,曾交手的重犯,包括當年綁架李澤鉅的賊王張子強。監獄裏凡事按紀律嚴格執行,好像在他工作的縫製工場內,犯人需分批做「上領」、「上袖」、「上骨」等工作,檢查後發現製品不合格,梁德順便會指令犯人拆線從頭做過,若不合作,便得紀律處分。
指揮冰冷監倉 習慣不苟言笑
監獄氣氛嚴肅,在犯人面前,懲教人員當然不能「笑騎騎」,無論如何也得裝腔作勢,日子久了,在裏頭當工藝導師的梁德順也被感染得不苟言笑,「太太經常罵我板起嘴臉,說話粗聲粗氣,對鏡頭怎也擠不出半分笑容」。記者與梁德順相處了整個下午,倒感到這位硬漢子相當平和,談起他心愛的泰迪熊更是滿臉笑容。這轉變,當然要經過一番自我調節,「在監倉習慣大聲呼喝,退休後多提醒自己語氣溫和一點,笑口常開,人也快樂些」。

翻看梁德順(右)穿制服的舊照,相中人拘謹嚴肅,跟眼下抱熊仔笑得鬼馬的梁德順判若兩人。相由心生,大概如此。(受訪者提供)

梁德順退休後租下工作室,全情投入縫製熊仔,平均每星期做一隻。(陳淑安攝)

梁德順當初縫製熊仔,只為了年幼兒女,現時兒女長大成人,熊仔在家裏仍然佔一席位。(受訪者提供)

梁德順視熊仔如己出,到新西蘭、韓國旅遊也會帶熊仔,甚至拍照留念。(受訪者提供)
鐵窗背後的天空,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囚犯們的一言一行,都有掣肘,而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崗位,除了縫紉,還有木工、做鞋等工作,梁德順說﹕「只有ABC餐,無論如何都要做。」多不情願,在囚人士都要「硬食」,即使縫衣服縫到指頭都破了,也要硬頭皮幹下去,他們每日「機械式」地工作8小時,衣車洗衣機摩打轉動的機器聲響徹工場,可是除此以外,卻了無半點生氣。
粗糙雙手 縫製美滿家庭
對在囚人士來說,縫紉是他們被迫要做的工作,是流水作業的工業生產,縫製出來的是一件件冷冰冰制服,與個人快樂完全沾不上邊;可是,對管理他們的梁德順來說,他的縫紉世界,卻是截然不同,陽光處處。梁德順從頭到腳看來,都是活脫脫一個硬邦邦粗豪漢子,看他雙手粗糙,卻原來十分靈巧,曾為太太縫製過稱身的旗袍,也為家裏縫製窗簾、梳化椅套,而他縫製的獅子布偶更是兒女童年時的最佳玩伴。一針一線,編織出一幅幅家庭美滿圖。
租工廈打造工作室 廢寢忘餐
梁德順小學畢業後,就已經學做衣服、皮褸,後來轉職至懲教署擔任工藝教導員,一對巧手為他養活一家幾口之餘,也打開了他的泰迪熊(Teddy bear)世界。十多年前,梁德順基於慈父想縫製一隻理想的熊公仔給寶貝子女的純真念頭開始,可沒想到,自此卻成了終身興趣。他從半製成品開始研究泰迪熊,自始愈來愈沉迷,進而開始縫製全人手的泰迪熊。他去年從懲教署退休後,要從2000多呎的宿舍搬至數百呎的新家,需另覓地方擺放縫製工具,於是租下柴灣工廠大廈約700呎單位,打造成自己的工作室,每天埋頭縫製各式各樣的泰迪熊。
這個工作室五臟俱全,擺放了舊式腳踏衣車、朋友送來的新式衣車、大量縫紉參考書、時裝剪報、布料針線等工具,他每天運動過後,便會回來「開工」,坐在衣車前,踏在腳踏上,一踏一收,蓬……蓬……蓬聲連綿不絕,有時一縫十多小時,也就忘記了「醫肚」,於是胡亂吃塊梳打餅,煮個蝦子麵就解決了一餐,然後又快快投入,繼續「生產」。
晚裝警服拳手熊 百變生動
按道理,他早已退休,兒女已經長大,照理不愁生活,何解還要如此辛勤?原來這全仗於他對泰迪熊的熱愛。在他的工作室中,窗明几淨,井井有條,更把熊仔作品整齊有序地放置在靠牆層架上,「熊仔不能置於窗邊,被陽光曬到便很易褪色」。說,他以粗糙的指頭輕輕梳理熊仔柔軟的毛,流露出點點慈父的味道,「你看它戇居居很無奈似的,看見它便想笑」。他縫製的小熊形象百變,有的戇直惹人憐愛,有的穿上制服威風凜凜,也有穿上晚裝濃妝艷抹的。梁德順認為泰迪熊與別不同,神情生動,像是會跟人眼神交流一樣。眼圈紅紅的,看起來很傷心;嘴巴向下,似是滿腦子疑問;耳仔靠近眼睛,看起來則較孩子氣。記者想像力欠缺,他便找來「紫色夢情人」和「俊警熊」來個最佳示範。「紫色夢情人」是他送給太太的禮物,「俊警熊」則是以當警察的兒子作為靈感,給他起了名字的泰迪熊,還包括隨他與太太同遊新西蘭的「萬人迷」。他的得意之作則是穿上懲教制服及囚犯制服的泰迪熊,還有受電影《激戰》主角張家輝啟發所創造的一對拳手熊。佔上風的拳手熊繫金腰帶,捱打的熊仔滿身傷痕還保持笑容,把現實套在熊仔身上,添了幾分可愛。
花錢花力 小熊藝術求知音
為提升技巧,他參考工具書,勤做剪報功課,從時裝模特兒身上找靈感。他年前更加入香港熊會(Hong Kong Teddy Bear Association),報讀相關縫製課程,漸漸從基本縫製技巧,昇華至講求泰迪熊的神態。為此他走遍深水,只為尋找一對靈巧的眼睛,原來一雙豆豉大小的眼睛便要花上40元,而他採用的德國Mohair(安哥拉山羊毛)更是熊迷間公認的好布料,纖維緊密,光滑而不易甩毛,可是價錢卻貴得驚人,每四分一碼便索價500元,而這分量卻只足夠做一隻泰迪熊而已。
這樣的生涯可以維持多久?工作室租約只簽了兩年,加上執著藝術的代價高昂,梁德順說自己也並不樂觀。他興奮的拿剪報跟記者說,有熊藝家的作品可以賣上幾萬元,證明這種藝術確有知音人。那記者問他會否出售自己縫製的小熊,他本來堅持說不,但後來想到經濟上未必能支持下去,便改說或可考慮。梁德順更計劃教授做熊技巧來掙取收入,希望延續他的熊爸爸生涯。
【囚犯時裝設計展創意】
在監獄工場裏,囚犯所縫製的是公務人員千篇一律的制服,沒什麼創意可言,唯一例外是2000年舉行「全港在囚人士時裝表演比賽」。時裝秀製作相當認真,請來歐陽妙芝等專業名模來行騷。服飾由犯人負責設計,縫製部分則由工藝員負責,梁德順回憶道,有個渴望會考獲9A的囚犯,設計出一條由A字拼湊成的裙子,他以黑白背心與短裙配搭而成,最終獲設計獎。
【港台開咪 分享心路】
想了解梁德順的心路歷程,可登入港台網站,重溫《繽紛旅程》的節目內容。
時間﹕逢周一晚上7:00至8:00
內容﹕梁陳智明與何重恩,跟各界名人分享人生下半場的精彩生活
頻道﹕香港電台第五台,港台網站(http://radio5.rthk.hk)同步播出及提供節目重溫
文:張艾渟
編輯﹕李藹明

資料來源︰明報專訊 2014年4月12日

0
0
0
書籤
回應 (0)
檢視個人資料
keecheung
2023年11月12日 10:18
thx
0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adaada
2023年11月12日 09:35
thx
1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thomaskkl
2023年02月12日 23:17
thx
2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Maggie lai
2022年10月05日 12:31
師兄好勁。
1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Step
2021年04月05日 16:00
多謝分享!
1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leecw
2020年08月05日 07:15
多謝分享
0
舉報
檢視個人資料
ttsuipy
2020年08月05日 06:59
多謝分享
0
舉報
0
  • 分享至facebook
  • 分享至電郵

舉報留言

  • 確認舉報
確定